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打造最权威的吉林省企业信息平台
电商资讯
不断并购背后:物美扩张的新版图
http://www.jlqyw.com  | 2019/11/21 8:30:58  | 吉林企业网  | 已有537人浏览过
     “张文中无罪,物美集团无罪。 ”高院庭审现场的张文中,保持着高级知识分子和成功商人一贯的冷静克制,只是嘴角还是不由得微微抽动。
  这场审判发生在2018年5月31日,在此之前,张文中的人生大起大落。
  他是经济学家,留美博士后,也是92派企业家中的一员。1994年,他创办北京第一家超市——物美,成为零售巨擘。2006年,零售业的黄金时代,物美正值巅峰,他却被调查入狱,服刑七载。
  彻底摆脱“罪犯”身份后,张文中开始高调出山,频繁露面。2019年,物美科技集团(以下简称“物美”)的动作更是越来越大。
  3月,物美接管华润万家在北京的5家大卖场;6月,以70.75亿元现金入股重庆百货(600729)控股股东重庆商社;10月,又击败永辉、苏宁等竞争者,斥资百亿入主麦德龙中国。
  凶猛扩张背后,物美集团有息负债不断攀升,但在零售市场存量竞争下,通过并购迅速拓宽自己的线上线下渠道,也可能是张文中不得不做的选择。
  01
  归来
  在我国企业家中有个“92派”群体,他们大都是在1992年南巡之后,从政府机构、科研院所出来下海创业,包括陈东升、田源、郭凡生、冯仑、潘石屹等为代表的企业家。
  张文中,也是其中之一。
  1992年,他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进修博士后,和他一起的同事有后来被称为“中国期货业教父”的田源。 田源离开美国前,和妻子开车横跨美国,找张文中彻夜长谈。
  他们望着旧金山湾的星星点点,感叹国内的改革浪潮。 前所未有的时代机遇就摆在前面,他们满怀热血,准备回国投身商业,大干一场。
  下海从商之前,张文中就有着极为精英的简历。 他是南开大学数学系高材生、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后,还曾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
  良好的教育和工作背景,让张文中有着超前的眼光和对科技的推崇。
  1994年,回国创业的张文中选择了高科技行业,为了落地展示自己基于POS机的零售管理系统,他开了北京第一家规范的现代化超市物美。
  12年后,我国经济正值快速发展期,消费需求旺盛,正是线下零售行业的黄金时代。 张文中44岁,正值壮年,不管是物美还是他个人,都在中国零售行业如日中天。
  这时的物美,是第一家在港上市的内资零售企业,本土超市中的佼佼者,在北京市总零售额中占据三分之一。 花旗银行筹划着安排物美做一次定增,定增完成之后公司多一些资金储备,抗风险能力也会强一些。
  2003年到2005年间,公司营收从15.8亿元增长至39.3亿元,净利润从7160万增长至1.6亿元。
  张文中的身价随之水涨船高,2005年在福布斯大陆富豪榜上,他以1.6亿美元的个人财产名列第134位。
  一切的美好随着张文中2006年突然被调查、获罪入狱戛然而止。 案件的导火索是物美集团申请的国债贴息,最终张文中以诈骗、单位行贿和挪用公款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实控人入狱,物美集团被迫停牌,原本安排的定增也被投资人撤资。
  2013年,张文中刑满归来,他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智能手机已经普及,电商刮分着他熟悉的零售市场,“双十一”将迎来第五个年头。
  朋友们劝他到国外安度余生,可他更想申诉捍卫自己的尊严,继续创业。 “也许我会成为一个烈士,但不会吓倒在出发的起跑线上。 ”
  五十多岁的张文中一边在幕后支持物美,一边参与创立分布式电商多点Dmall。 多点Dmall是他的第二次创业,旨在参与到电商浪潮中,同时通过数字化赋能零售业。
  2018年,彻底洗脱罪名之后,获得尊严的张文中强势归来。 他开始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每次出现,他几乎都会谈到多点Dmall,谈到零售行业的数字化。
  留美回国创业、刑满出狱和洗脱罪 名,张文中经历了三次归来。 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他始终没有改变的是对技术推崇,和对商业本质的追求。
  02
  买买买
  对于线下连锁零售而言,区域市场的网点密度,是各家公司的王牌。 一定区域内市场占有率的提高可以帮助零售企业加强对供应商和产品的议价能力,实现规模经济。
  无论是物美发展的早期阶段,还是张文中归来之后, 通过并购等方式大举扩张,一直是物美和张文中的重要战略。
  2006年之前,物美通过收购、重组以及托管的方式将美廉美、新华百货、浙江供销、天津大荣、京北大世界等招致麾下,巩固自己在北方优势地位的同时,向西北、华东等区域进击。
  这时的物美和国美一起被成为“并购狂企”,张文中入狱后,物美的版图扩张慢了下来。
  2013年2月,张文中刑满释放,零售行业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电商崛起,传统零售开始走下坡路,外资零售首当其冲。
  他心中的目标沃尔玛陆续关闭郑州、杭州等部分二三线城市的门店。 一年前,家乐福和Tesco也开始在中国频频关店。
  物美的日子也一样不好过。2012年开始,物美商业营业利润连续三年下滑。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数据显示,2006年,物美商业集团的销售规模为231.2亿元,到了2012年却只剩144.5亿元。 在中国快消品连锁百强排行中,物美被永辉、家家悦、欧尚等后来者反超。
  这样的背景下,物美开始不断寻找优质标的,并购频繁上演。
  最近一次就是10月初,物美联合Damll成功收购麦德龙中国的控制权。 这场收购的竞争方是永辉、腾讯、京东组成的阵营以及苏宁和阿里巴巴阵营。 麦德龙吸引物美的是强大的供应链管理和品控能力以及高端会员制客户,这都是张文中一直看重的地方。
  时间再往前推,收购麦德龙中国4个月前,物美拿70.75亿元参与重庆商社混改,拿下后者45%股权,出击西南市场。
  2019年初,物美还托管了华润万家的北京门店;2018年,物美以近14亿元的价格收购了韩资超市乐天玛特21家门店,拿下爆雷的100多家邻家便利店。
  张文中入狱的几年,正是我国零售行业飞速发展的黄金时代。 归来的他像是赶在了两场战役中间的过渡期。 第一场关于发展、电商冲击和本土零售企业崛起; 第二场关于外资零售大溃败和存量市场的新零售。
  电商疯狂扩张的阶段,线上零售相比线下零售有着明显的价格优势,因此吸引了大批客流。 经历了电商大爆发之后,纯电商遭遇天花板,线下实体店的作用再次受到重视。
  互联网巨头开始将触角伸向线下零售行业,而传统的线下零售巨头也开始向电商学习降本增效、平抑与线上的价格差,同时用新技术提升自身运营能力。
  对零售企业而言,通过收购、兼并扩大规模是企业实现规模效应和战略布局的重要手段。2014年以来,国内零售企业的并购明显增多。
  以永辉超市为例,近年来公司一直在通过收购整合向全国布局。2018年初,永辉累计拿下红旗连锁21%的股份,布局四川; 这两年永辉还一直推进对中百的收购,希望借此提升在华中市场的优势。
  物美的扩张,有张文中的谋划,也有不得不为的趋势影响。 兼并收购都需要钱,全力扩张的物美除了长短期借款之外,还不断发行企业债,近年来公司有息负债规模不断扩大。
  错失了黄金发展期的张文中,正在全力奔向下半场。 接盘节节溃败的外资零售,扩大物美市场、发展多点Dmall的分布式电商新模式是他在零售下半场祭出的组合拳。
  03
  物美的新版图
  与物美的扩张相比,多点Dmall更能彰显张文中的野心和格局。
  2015年,张文中和一些年轻的创业者以及IDG资本一起创立了分布式电商平台多点Dmall。 那时正值生鲜电商快速发展的阶段,本来生活等一大批垂直类生鲜电商备受资本青睐。
  跟平台类电商和垂直类电商相比,分布式电商最鲜明的特征是提供点对点的服务,发挥已有的线下门店作用。
  张文中这个构想最早在物美集团内部测验,在多点上市时逛过物美超市的消费者,一定都有被超市通过促销等手段引导下载使用多点APP的体验。
  对于消费者,多点提供到家服务,同时优化购物体验。 消费者可以在APP上找到距离自己最近的超市,在线下单,等货上门或者到门店自提。 在线下超市,多点与盒马鲜生类似,可以扫码自助结账。
  除了针对C端用户外,多点Dmall更大的功能和野心在于对传统零售企业进行数字化改造。 具体来说,多点一是为零售企业提供完整的电商解决方案,二是着重帮助门店去提升效率,改善用户体验,三是利用平台为零售商提供用户和收入。
  麦德龙中国最终选择被物美和多点Dmall收购,看中的正是其数字化改造传统门店的能力。
  在零售行业快速发展的阶段,开店、扩张获得规模优势对零售企业而言至关重要。 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消费市场也到了存量时代。
  对于零售行业而言,除了不断扩张赢得规模效应,靠数字化加强供应链管理、品控,提高经营效率,降本增效成为传统商超的必经之路。
  官方数据显现,截至今年9月,多点Dmall已经合作近80家区域龙头零售企业,覆盖近万家门店。 多点APP注册用户超过7500万,月活近1400万。
  从数据上看,张文中的第二次创业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随着物美版图的扩张,多点联盟必将出现更多商家。
  不过,对传统商超的数字化改造,也是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两个互联网巨头的必争之地。
  2019年1月,阿里巴巴发布“阿里商业操作系统”,整合旗下阿里云、淘宝平台、天猫平台等模块,旨在向合作的零售企业提供一整套信息系统,帮助合作企业提升数字化能力和运营效率。
  相比之下,腾讯和零售企业的合作更侧重赋能,利用腾讯云、微信公众平台、小程序、微信支付等帮零售企业解决流量池问题,打通线上线下。
  银河零售分析师李昂告诉市界, 目前,腾讯和阿里在传统商超数字化过程中占有绝对优势。
  围绕阿里和腾讯已形成两大新零售阵营,阿里的阵营中包括苏宁、银泰百货和居然之家等零售企业; 腾讯的阵营则有永辉超市、海澜之家、每日优鲜和步步高等。
  在李昂看来,多点更像是物美在自己优势区域进行的一场“联盟”,通过多点联盟减少与各家企业之间不必要的摩擦,巩固自己在优势区域的龙头地位。 至于多点以后是否会一直独立发展、能否在传统商超改造中成为赢家,一切都尚未可知。
  谈到自己的第二次创业,张文中常常会提到两个词,一是数字化、二是商业的本质。 兜兜转转从创业到经历牢狱之灾、洗脱罪名,他经历了两个12年。
  多点和物美看似截然不同,实则一脉相承,都是用技术改造传统零售的结晶。 对技术和商业本质的探寻似乎是张文中心中一直坚持的使命感。
  站在商业的维度,物美和多点Dmall,在张文中带领下复苏、扩张,应该很难对现有的零售格局产生巨大冲击。 但站在企业家本身来看,经历牢狱之灾归来仍不忘初心,似少年般创业的张文中,值得被尊重。